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各地快訊 > 【故紙堆里尋安全】捌:管仲相齊:定方圓規矩使開

【故紙堆里尋安全】捌:管仲相齊:定方圓規矩使開

anquanyue.org.cn時間:2019/8/1 8:22:30
來源:山西太原安監次瀏覽

在莒國通往齊國的官道上,管仲向姜小白射出的箭,不偏不倚恰中小白衣鉤。驚慌之下的姜小白咬破舌尖噴血而出,蒙蔽了管仲敏銳的目光。當時,他的好友鮑叔牙正站在姜小白身邊,驚得目瞪口呆。

應該說,管仲是以春秋第一位刺客的身份登上歷史舞臺的,也是管仲一生中最大的敗筆。刺客希望通過暴力和人為的武力干預,用最小的成本去改變現狀和改寫歷史。從政治角度看,管仲打破了自然競爭的公平,試圖用急功近利的人為因素來擴展政績。盡管在當時環境下帝王爭奪有著殘酷的血腥,但管仲卻有逆勢而動的意圖。

齊襄公十二年,公元前686年,為了躲避哥哥齊襄公諸兒的暴虐,以及齊國國內風云詭異的政壇,齊僖公的另外兩位公子小白和糾分別在莒國和魯國避難,跟隨他們的分別就是鮑叔牙和管仲。

管仲和鮑叔牙本來是生意伙伴。作為失敗的商人和逃離戰場的士卒,管仲掌握著太多的民間疾苦和世事艱辛,有些時候他必須從好友鮑叔牙那里分得更多的利潤來維持基本生活。作為政治上的進步和改善生活的努力,后來他與鮑叔牙一起進入齊國,以幕僚的身份,分別輔佐公子糾和小白,并隨著各自主子分別到鄰國避難。

魯國是非常希望公子糾獲得國君地位的。因此,在齊國內亂襄公暴亡的時候,派出重兵,要搶在小白之前,護送糾回國登基。同樣,齊國暴亂的消息也傳到了莒國,小白也星夜驅馳,向國都臨淄(今山東淄博)狂奔。

管仲是以“擒賊先擒王”的心態抄小路在小白必經之路上進行的伏擊的,但那一箭,讓他淪為了階下囚。姜小白在返回齊國后迅速執掌國政,即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如果不是好友鮑叔牙力薦和齊桓公知人善任,或許管仲就將成為公子糾的殉葬品。

刺客的行為是一種非常規操作,并且遠離了自然發展的目標。春秋戰國時期相當多的刺客結局表明,刺殺是很難成功的,更難改變歷史進程,專諸如是,荊軻如是。這一點,對于現代企業安全發展有著極為深刻的意義。如果將希望寄托于非常規操作或者違規操作的違章捷徑上,其最后的代價自然不言而喻。對于所有人來說,企業安全發展是每一位員工的基本訴求,破壞這個訴求,將受到自然規律和黨紀國法的雙重懲罰。

翻開整個春秋和戰國歷史,成王敗寇的競爭鐵律成為兄弟相殘的理論依據和現實寫照。《莊子·盜跖》講,成者為首,不成者為尾,意即成功者才有可能為其品質、經歷、經驗意即身上的所有特性加冕正名。當你平凡之時,即使你有蕙香攬茝之質也一文不值。

這是中國歷史上極其爭議的概念,甚至經常與主流價值觀相左。老子認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強調的是事物之間的內部調節和自我平衡,外力的作用打破天地自我運行的規律意以及由此規律所指導下的社會秩序,小到居家飲食,大到國家社稷,均不可逃脫這種規律。

后來孔子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社會痹癥,即“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義與利成為天下熙熙攘攘間勢同水火的兩種力量,不斷地碰撞與沖擊,此消彼長,勝利的指向或者天下價值觀的主流歸屬,是隨著主導者喜好而定義的。

在管仲看來,“義”與“利”是辯證統一的,依違于仁義與功利之間,管仲尋找到最佳的位置和完美的切入點。姜小白有驚無險地返回齊國后順利繼位,即齊桓公。在被暗殺的驚恐和怒氣消除后,經鮑叔牙舉薦,他與管仲有著一次長達三天三夜的促膝長談,幫助管仲完成“義”與“利”之間的有效轉換,使管仲的人生發生“驚世駭俗的”大逆轉,完成對之前政治立場的徹底否定,也幫助齊國開始強勢崛起。可以說,整個齊國爭霸史,是管仲治國韜略和政治主張的完美體現。

從失敗的刺客到齊桓公須臾不可替代的相國,管仲拋棄以暴力而改變現實的思維,轉而投向自然規則和政策、制度引領的主張,從一則小故事鮮明的體現出來。

齊桓公喜歡紫色。作為個人喜好本未可厚非。但不慎被宮中的人傳到外界,于是整個都城的人都崇尚紫衣,以至于市場上幾匹白布換不回一匹染色的紫布,市場自有的價值規律被打破,上行下效的模仿之風難以遏制,齊桓公有些沉不住氣了。

“為什么你偏要穿紫色的衣服”?管仲生氣地質問齊桓公,“你可以不再穿紫色衣服,也可以斥責穿紫衣的侍從和官員,表示對紫色非常厭惡”。

當天齊桓公即照辦,果然大臣們不再穿紫衣上朝,數日后,國都里沒有人再穿紫衣外出,數月后,整個齊國,紫衣退出了人們的視野。

吳王好劍客,百姓多瘡瘢。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孟子說,“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草尚之風,必偃。”作為能量的傳導,無論正負能量,下級會跟著上級學,而且還會層層加碼,超過原來的程度。而對于安全生來說,必須選取其積極向上的部分,“反本修邇、君子之道也”,順勢而為,自然天成。

“人與天調,然后天地之美生”,暴露出管仲在沉穩與激進中的理性選擇。這便是管仲的治國理念和執政思維,作為對刺客身份和終極目的的全面否定,不去觸碰自然和社會的規則本源,竭力做秩序的維護者和守望者。

齊國的逐漸強大,使他擺脫了積貧積弱的狀況,百姓也安居樂業起來。管仲作為中國商業發展的始祖,他的經濟管理才華顯現無遺。由于有“刺客”的失敗印記,又不斷鞭策他特別注意原則的遵守和國民意愿的采納。《管子?法法》云:規矩者,方圓之正也,雖有巧目利手,不如拙規矩之正方圓也;故巧者能生規矩,不能廢規矩而正方圓。

于是,成王敗寇便有了關鍵性的分野:領導者的意志和選擇決定了未來的發展態勢和方向。這種鮮明的態度,幾乎現代對待安全生產的態度幾乎如出一轍。企業安全生產環境的好與壞,完全取決于領導者對待安全生產的某種意識,在潛移默化中決定了一個企業未來發展的前景。管仲完成自我救贖和自我發展,行為和思想上,他汲取暗箭失敗的教訓,克服了魯國上下從自身利益角度出發,渴望公子糾繼承王位的單方意愿,把自己推向姜小白和好友鮑叔牙對立面的錯誤之舉。

管仲認為,率先垂范就是最有效的動員令。安全管理者和榜樣者作為安全生過程的主體,他們履行管理職能,對實現組織目標負有貢獻責任的人。這首先要求他們應具有更高的管理素養和自我約束意識。

以身作則、率先垂范是安全管理者履行崗位職責過程中必備的素養,也是所有人對管理者的期望和要求。對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者和基層安全員來說,不是一項可有可無的職位要求,而是一條極為重要的道德規范。特別是首要負責人和企業安全生產管理者及模范標兵,更應該以自己的行為作為下屬行為的榜樣,要求別人做到的事情,自己首先要做到,禁止別人做的事情,自己帶頭堅決不做,嚴格操作規程,不可以用慣例或者習慣性違章替代。

這一素養對于領導者尤為重要。因為領導者是組織的掌舵人,是利用影響力帶領人們實現組織目標的人。領導者影響力主要包括權力性影響力和非權力性影響力,后者即以自身的人格魅力去影響他人,其作用更穩定和持久。領導者以身作則,率先垂范,正是提升自身人格魅力的必要途徑和實現有效管理的有效手段。

難能可貴的是,無論是齊桓公姜小白還是管仲,在發現錯誤時,勇于修正以“擇其善者而從之”的勇氣和思想自覺完成了對過去行為的自我否定,極大強調了團隊互補性原則,并形成緊密地合作伙伴關系。

在齊的四十年間,管仲輔佐齊桓公北戰山戎、尊王攘夷、九合諸侯,成為天下的霸主,刀鋒指處所向披靡,而他也被齊桓公稱為“仲父”。

后來,孔子讀到管仲事跡,都由衷贊嘆:微管仲,吾其被發左衽矣。孔子的意思說,要是沒有管仲,天下會再次大亂,到那時候我們都會因為生活和戰亂的奔波披散頭發,衣襟不整,再次回到野蠻人的時代。

這一句話,對于現代企業管理者和每一個生產員工來說,不啻為一記當頭棒喝。很多企業如同姜小白一樣可以咬破舌尖忍受資本原始積累的痛苦,卻不能在日后發展中對安全生產中有足夠的重視,或許一次生產安全事故,就導致企業徹底的破產,“其被發左衽”般失敗。


成王成寇,一念之間而已。

相關資訊

福彩快三